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660555港京印刷图源百 > 正文内容

4人群口相声剧本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10-20 点击数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甲:找对象阿!我妈从小就教育我说,男人啊,身边一定要有个照顾自己的女人。我妈说了没有女人的男人就像没有翅膀的小鸟一样,是飞不上蓝天的。

  甲:从我上大学第一天开始,我妈就每周给我发一条短信,让我快点找寻我的翅膀,而且还经常给我寄一些书,像“教你写情书”阿,像什么“搞定美眉108招”阿。可以说我在我妈的教育下,我已经成为了一个爱情大师了!

  甲:兄弟,你不知道啊,我们本科班四十个人,就十个女生,狼多肉少啊!而且肉都是恐龙肉,也没有人敢吃啊。哎,悲哀啊!

  乙:可我们班总共就11个人,就一个女生,还有主了,我们班是光有十匹狼没有肉啊!

  丙:你看,宿舍姐妹由6个变成4个了,校区由市里变成郊区了,称呼由同学变成老师了,而且压力也变大了。

  丁:唉,就是,没听人说嘛!高中女生是小龙女,大专女生是王1语焉,本科女生是黄蓉,研究生女生是灭绝师太,博士女生是东方不败了。

  丙:丁,你不知道啊,本科时我们班女生道都不错,又聪明又漂亮的,可是在我们班就是找不到一个像样的男生,一群青蛙整天 呱呱 的在眼前挑来跳去,哎,做美女有时也是很无奈的阿!

  丁:你们眼前起码还有青蛙在跳啊!我们本科时面前连一只癞蛤蟆都没有,我们班那点青蛙整天不是在宿舍看小说,就是去网吧玩游戏,好不容易有几只想打猎的还都跑去别的池塘捕食了,根本就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。

  甲:这一次我要主动出击,只可惜她身边有一个女生总与她一起,形影不离阿。看来还得寻找机会!

  乙:这一次我也不能再错过了,她身边那个电灯泡要不在该多好啊!她总在那我也没有机会啊!

  丙:欧,我的白马王子,你好帅阿!恩,难道你也喜欢我不成,为什么你也那么那么深情的看着人家,你身边那个男的是谁,怎么也总望这里啊!

  丁:有种感觉叫做心动,我现在心跳的好快啊,帅哥,你是在望我嘛?难道你俩都喜欢我,为什么那么色迷迷的望着人家阿!

  丙:他俩走了过来,匆匆的从衣服里找出一张餐巾纸刷刷。。几笔写下两人姓名和电话号码!

  丁:是呀,一张皱皱巴巴的餐巾纸上写的可能是我的将来。呀,他叫甲,真好听的名字。

  丁: 从那以后,为了锻炼他的臂力,让他更像男人,我牺牲了每天打水的机会。

  甲:从那以后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丙:从那以后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丁:从那以后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甲:对,我们不能在任由这种状况继续下去了,谈恋爱可是两个人的事呀,不是四个人

  乙:对,我也写张纸条:明天中午三楼请你吃饭,乙 把纸条给建伟叫他给女生送去吧。

  丁:不行,我要穿件她没有看过的衣服,恩,对,就穿那条漂亮的白色连衣裙吧。

  甲:那天晚上,我激动得等着,嗯,怎么又是两个人啊。哎,我说乙,你什么眼光阿。怎么看上一个跟屁虫啊!

  甲:那晚,你的那个心上人,那个大于2000度的电灯泡穿着一身扎眼的白色裙子在我眼前跳来跳去,可我的那个她去好像有什么心事。

  乙:因为我要站她最喜欢的那个座位嘛。十一点,我就点了她最喜欢吃的醋熘白菜和炒土豆丝,12点了,摁,为什么也是两个人!这种场合也来蹭饭啊,我真服了,甲,你看看你喜欢的这人。

  丁:你这就不明白了吧。。男人啊,都要面子,越是对一个人好就越不会表现出来。

  甲:嗨,今晚8点,B区与D区二楼中间走廊见,务必一个人,有重要的事要对你说, 甲

  甲:你这就没有经验了把,书上说了,现在不要写,写上表示你太重视她,这样将来会很被动的!

  乙:呕,好的,那就不写了,嗨,今晚8点B区与D区三楼中间走廊见,有重要的事情商量。务必一个人。。乙。 建伟,把这两封信给送到女生宿舍里。

  丁:傻瓜,不要哭,今天可是特别的日子,可值得咱们记一辈子的,好了,都七点五十了,咱们也该出发了。今天一定不能迟到的

  丙:他已经在等我了,他愣愣地望着我,目光那么呆滞,我猜肯定在想怎么表白呢?

  额......那个......太长了......老师要骂的......

  郭:不是外人啊,都认识我们,好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,能够坐着说,我们很高兴。我叫郭德纲,这是郭德纲的搭档, 刘涛携子女登封面她的儿女长的像她还是孩子

  郭:他妈拍着肚子,“你打死我!两条人命!”他爸爸就害怕了。到现在他也这毛病,

  郭:没听说过。小时候就这样儿,后来上学的时候也不是很聪明,您看台上说的这些话都很智慧,都是我徒弟教给他的。

  郭:他上学的时候有这么一事儿,老师告诉,明儿带10块钱来啊,学校里面买地图,上地理课,

  郭:哎,找他爸爸要10块钱,结果没买,给花了,他爸爸说让你买地图怎么不买呢?他乐了,“我想了,我这辈子哪儿也不打算去了。”

  郭:考试的成绩很惨,拿回家,他爸爸问多少分儿呢,有的时候没有卷子,“你考试那卷子呢?”“同学借走了。”就这么一个人。所以说并不是像您想像的那样,风流潇洒呀,聪明智慧,这词儿,说我这都是。

  郭:(冲李菁)啊?你?你不怎么样,你怎么样,你回去吧,我们仨说,你走吧!

  李:原先都叫小刺猬。后来找了个对象,对象长得也挺可乐,这个头儿跟何云伟很般配,

  李:不不不,这我介绍一下儿,我们行话术语有的时候观众不太清楚,我们要完全说这种话,大家伙儿一句都听不懂,但是有的时候还是要借这个场合要公开一下儿,因为什么呢,确实有这么一件实事儿。

  李:因为这点儿没包袱,我要快着点儿说。这个有一回我跟我的一个朋友,也是我们这行的人。

  李:我怕他告人家。我们两个人上他们家去找他去,结果当天他没在家,他媳妇在家呢。啪啪啪一叫门,媳妇儿出来一看呢,媳妇儿认识我,我就说了两句闲话儿,走了,一问没在家吗,就没进去。后来在门口啊,我这个朋友就跟我说,当着他媳妇儿的面儿,一看长得这么寒碜没好意思说普通的话,就用我们这个术语说了几句。

  李:不是,姓何啊,叫流水万,本果呢就是媳妇儿,流水万本果。哎呀,念嘬啊。

  李:就是别说了。说了这么几句话呢我们一扭脸儿就走了,走了可是走了,他媳妇儿察言观色以看我们这表情不对,把我们这几句话可就记住了。晚上他回家,他媳妇儿要问一问他。就问小何儿啊,今天来俩朋友,一个是李菁,那个我不认识,到门口比手划脚说了几句话,大概是你们的术语,我也不懂,我问问你吧。这个果食谁怎么讲啊?啊,这就是问你是谁。那李菁说了,流水万本果,他就告诉他啊,这是我媳妇儿,奥,那位又说了,果食念嘬啊,这怎么回事?何云伟一听我怎么解释?我要说不好看,打击我媳妇儿,干脆编个瞎话儿吧。

  李:我告诉你何云伟,这还是我没倒饬,我要是擦上胭脂抹上粉你再一瞧啊,比这还念嘬呢!

  郭:我先拦你们一句啊,在舞台上不要没事儿说行话,念嘬念嘬,你说这个,说良心话不应该讲。这是旧社会我们行业内部的一种术语。现在几乎也用不到了。

  何:他记住了,安我身上了。没有这事情,您看我这小模样儿,啊,我这模样戳个,

  郭:哎,哎,小伟,小伟,我问一下儿,他们两口子互相知道长什么样儿吗?一个白天看不见,一个黑下看不见的,

  郭:胡说八道这是。我解释一下,孩子说这是瞎说,不可能,不可能,没有没有。

  郭:小婶儿啊不像他说的,眼神这样如何如何,她如果这样的话,当初谦儿哥也不能要她,知道吗?

  郭:就是你原来那个女朋友,后来不倒给他了吗?你还拿人家30块钱呢你忘了?

  郭:没羞没臊的。后台这些老先生,说句良心话,是今天又这么一个机会念叨念叨,都不容易,

  郭:都不容易。邢先生、李先生、王文林先生、张文顺先生,张先生今天没来,本来今天想请张先生过来的,张先生那个右侧的声带麻痹,说话哑,也不出音儿。

  郭:我说来吧,开场《发四喜儿》,咱们一块儿唱,(哑嗓)“我这样我怎么唱啊我?”我说你跟着一块儿张嘴吧,他不认头,他怕别人突然不出音儿,把他晾这儿。

  郭:高峰的师傅是范振钰先生,干爹是张文顺先生,你看这眼神儿就随那老哥俩,

  何:兑了以后呢,警察马上就来了。询问一下,“哎,什么车把你撞了?”(马三立的声音)“没看见,没看见。”

  何:你看见什么了?我看见那个司机了,是一女的,长的挺漂亮的,穿一吊带儿,穿一吊带儿。660555港京图库

  郭:这倒也是。还有王文林先生,王先生来说是后台很有意思的一个老爷子,为人随和,从来没说王先生着过急,

  郭:跟谁都乐乐呵呵的,有一口头语儿您也知道啊,“有点儿意思,有点儿意思。”

  郭:这是王先生。老头一天到晚的,很乐呵。他父亲是王长友先生,他师傅是刘宝瑞先生,他岳父是王世臣先生,三大剑客培养出这么一个老艺术家来。一辈子努力据说会四段儿了吧现在?

  郭:还有李文山先生,李先生是王世臣先生的弟子,相声说得挺好,而且来说呢,最值得表扬的就是老先生住的太远。李文山先生住在羊坊。660555港京印刷图源。咱们都知道羊坊涮肉,

  郭:哎,他是羊坊涮肉那儿。他们家往前一站地就叫张家口。所以老爷子来趟北京实在是太不容易了,

  郭:在中关村那儿有一套房,二手的,一百三十多平米吧,他买下来了,两千块钱一平米。

  郭:两千块钱,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,李文山两千块钱一平米在中关村买了一套房子,搬进去之后呢,出来进去街坊们都在背后指指点点,(使相儿)

  郭:就不许别人说吗?都知道李先生这人不好掺和事儿,但是总说他也纳闷儿,也是问街坊: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  郭:“你们老说我干吗啊?”就有这嘴快的这个,“我跟您说啊,您买这房上当了,这房出事儿,凶宅。据说两口子原来住,后来那个丈夫犯神经病了,把妻子剁了,拿刀给剁了,剁了之后呢,掺上水泥抹墙。”李先生一听这个要了亲命了,回屋坐那儿看哪面儿墙都害怕。

  郭:在墙上这么凿,拿锤子砸,就找,我到底看一看这里边有没有人,咣咣咣咣咣咣,砸着砸着,这墙里边有一眼睛,

  郭:李文山都傻啦,有一眼睛。突然间这眼变成嘴了,还说话呢,“砸我们家墙干吗呀?”

下一篇:没有了